新闻资讯

致远互联徐石:从理念到实践,给企业数字化转型注入灵魂

发布时间:2019-05-31 浏览次数:38

2018年整个互联网行业水逆。在王兴2016年喊出“用户红利消失、互联网进入下半场”两年之后,2C的红利似乎真的见顶,而在这一年我们看到互联网巨头齐刷刷地将战场从2C迁移向2B,阿里、腾讯、京东这样的互联网巨头都调整了自己的组织架构,为2B战略做铺垫。

但今天的2B,跟过去发展了很多年的2B模式还完全一样吗?如果说PC、互联网时代的2B是电算化、信息化、数字化,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AI时代,那么2B业务的本质发生了什么变化呢?外界环境的快速变化,对管理理念、管理软件带来什么新的挑战呢?在上一个时代,我们的管理学和管理软件都是从西方舶来的,而今天,我们是不是正在创造自己的一套管理方法以及管理实践呢?

共生是理论,协同是实践

陈春花教授

无论是互联网行业,还是传统产业,普遍存在着一种焦虑,这种焦虑主要是因为来自企业外部因素激烈且快速地变化。

变化的因素包括商业环境、用户需求,以及技术的快速迭代。在2016年王兴提出“互联网下半场”时,同年马云提出“五新”(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技术、新能源)战略,这意味着互联网对传统产业的颠覆与改造开始加深。以前可能还只是线上与线下的竞争,而未来将是深入融合与重构。所以我们看到,今天BAT等互联网巨头都调整组织架构,正式开启了2B的业务。

在这样一个动态环境当中,任何企业都身处于不确定当中。以前影响一个企业的因素可能是一二百个,而现在则有可能是几万个。就如同蝴蝶效应中所描述的: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今天,芝加歌下一场大雪真的可能也会对中国股市产生影响。

以一家电力建筑施工企业为例,西格码电器胡景波表示身处这个行业会不断地有危机感,“我们面对太多的不确定性,也看到了太多的跨界颠覆。”

那么回归到企业,在这种不确定中,过去的管理方法或将失效,需要有新的、更灵活的应对策略。

陈春花认为,因为持续的不确定性,无法判断的未来以及万物互联所带来的影响,让企业绩效的影响因素由内部转向了外部,企业无法界定自己,除非它能把自己融入一个生态结构中,或者找到全新的组织形态应对挑战,否则任何一家企业都无法独立存在,“共生型组织”由此而生。

“当企业的成长变得越来越艰难,‘独善自我,称霸市场’不再存在,‘合作共生,协同共达’成为了企业的新命题。”共生型组织是一种基于顾客价值创造和跨领域价值网的高效合作组织形态,它能够使组织获得更高的效率,其核心就在于“开放边界,引领变化,彼此加持,互动成长,共创价值”。

陈春花是从管理学角度提出了“共生”这个理念,这也是中国摆脱多年从西方COPY管理学而自己提出的适应新趋势的管理理念。陈春花在新书《共生》撰写的过程中,在致远互联公司以及他们的客户中做了大量的调研,她的“共生”理论的得出与致远互联一直以来在做的“协同”是一个理念。

陈春花研究的是管理理论,而致远互联创始人徐石考虑的是实践,以什么样的技术平台可以帮助企业转型升级呢?多维、复杂的变化与不确定性的另一面是更多的组合、机遇和可能。而从管理方式来说,面对这种不确定性的最重要的方式就是协同。

传统企业都在说转型升级,当然不是简单的信息化、数字化。在徐石看来,转型转的是客户体验、运营模式、组织架构、生存方式,以及新商业模式的创立。“是战略思维的变化,认知的变化,是一个企业用数字化的思维重新看待他的生存环境。”

徐石在软件行业浸淫多年,他创办的致远互联一直致力于通过协同来提升企业效率,十几年间,从最初的协同OA软件到后来的解决方案和云服务,一直是中国协同管理软件的开创者和持续领导者。与时俱进,16年都走在协同变迁的最前沿。之所以致远互联的每一次转型都可以走到前面,源于徐石的战略眼光,他喜欢深层次思考行业变化趋势,甚至从管理理论更高层面来看协同应用的落地。软件是皮囊,思想是灵魂,“管理软件是思想的载体,思想不是IT本身,IT只是落地的载体。”

他洞察到互联网企业的特点:小企业爆发非常快,三两年就能成长为独角兽,大企业也非常灵活,不断扩张业务边界,探索新领域。而这些企业的共性在于构建了数字平台,是数字化原生企业,以数据为基础激活企业核心资产。数字平台支撑小团队迅速响应市场和顾客的变化、高效地实验创新,给这些企业带来了显著的改变。

“数字资产可以创造新的客户体验,新的价值,新的生态,也使得这些企业成为了新物种,碾压很多传统的、不进步的企业。这种进化是残酷的,但也是不可阻挡的。完全进化的企业将进入更高的循环和状态,没有完成的企业就沦落为逐渐消亡的物种。”

从竞争到共生,从管理到赋能

致远互联董事长兼总裁 徐石

在陈春花的理论中认为今天企业的发展从竞争逻辑进入到共生逻辑,而企业的管理方式也在变化:“管理的效率不仅来自分工,更来自协同。”徐石也持同样的观点,在与客户交流中,他并不刻意于产品本身,而是从更高的层面来帮助客户理顺管理的框架:“我最近常常跟很多人去讲一件事,在今天整个环境中,你光能分享还不够,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去做协同。”

那么,陈春花和徐石都认为协同非常重要,企业到底应该如何协同呢?

西格码电器的胡景波本来是在业务部门工作,去年被董事长调去管理IT部门,董事长还扔下一句话给他:“协同平台化是西格码的必经之路,也是唯一之路。”

他听完之后更加迷茫了,“协同为什么是唯一出路?”

他接手IT部门后面临五大难题:第一是明明知道数据驱动未来,但是数据从何而来?第二工程是靠外部合伙人制来完成,但如何通过信息化来协同外部的资源?第三致力于打造电力合伙人的商业模式,但屡战屡败,商业模式无法落地。第四,企业转型的鸿沟如何跨过?技术人员不懂业务,业务人员不懂技术。第五,工程型企业面对大量的工程项目,有限的管理人员如何应对无限的管理事物?

从业务部门转到IT部门,他面前摆着这五大难题以及董事长扔下的那句话。

其实西格码遇到的问题,是今天所有企业普遍遇到的问题中的一部分。徐石将今天企业的问题总结为“五个不通,三个重要缺陷,一个无”。其中,“五个不通”分别为:系统前后台管理不通、组织上下级信息路径不通、内部信息共享和协作不通、企业与供应链之间闭环不通、不同功能系统间的连接不通;而“3个重要缺陷”则是指:企业缺乏基础数据的采集、抽样算法模型,更缺乏用数据驱动的思想来驾驭企业的精准运营和控制,这最终将导致“不能以数据驱动决策”的情况出现,即“一个无”,无智慧决策。

从徐石对企业长期观察得来的结论,今天的协同核心是数据驱动。传统企业也应该像互联网企业那样,一切运营的基础都是数据。数字化转型首先是理念的转型,是认知的转型,不是简单地堆技术、堆硬件。如果没有对协同、数字化转型的深刻认知,买了再好的设备,也只是把竞争推向最低层。

有了数据,才有了协同的基础。徐石强调:“协”是指工作过程,通过各种工具提高效率。“同”是指理念、文化、目标达成一致性。一个企业如果行动和理念都形成共振,协同的效果才能充分发挥出来。

随着徐石对管理认知的变化,2018年致远互联推出智慧协同新一代企业管理平台,这一代平台有五大特征:智能化、平台化、定制化、移动化、数字化。重塑全连接,赋能大协同,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提供从工作协同到业务协同、从组织内协同到组织间协同、从产品到服务(包括增值服务)的解决方案。

基于此,致远互联赋能个人与组织,通过打造能够进行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在全程、全域、全端实现工作与业务一体化的协同管理平台,助力企业向高绩效组织转变。值得一提的是,平台上的每位用户、每家生态伙伴都可以成为分包商,发布自己设计的组件,对应用系统进行快速拼装。致远互联以协同管理平台为载体,打造可聚合伙伴、客户智慧的协同管理“梦工场”,发挥着每一个人的智慧与价值。

胡景波在遇到了致远互联之后,通过致远互联的协同平台解决掉了他的迷茫,几个月时间他的五大难题都得到了解决,最终实现了三大落地:第一是数据采集落地,第二是协同应用落地,第三是电力合伙人模式落地。

在胡景波看来,未来十年,协同赋能平台将颠覆所有组织。

徐石的结论是:“我们看到,直到今天中国还有不少企业停留在简单的信息化阶段,跟数字化、智能化之间的距离还相差甚远。时代在变,技术在变,商业环境在变,只有那些能跟随时代转型升级,不断进化的企业才能进入更高阶的循环和状态,而那些不能完成转型的企业,恐怕终将沦落为逐渐消亡的物种。”

“第五代的管理概念就是以人为中心的智慧性的,而绝非今天的核算的简单的流程管理。”徐石认为数字化转型升级就像是一次企业的进化过程,它将重构企业的运营模式、重塑价值、创新商业思维并实现生态的融合。“以人为中心”是一切管理软件的灵魂,软件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把这个灵魂变成像水一样流动在应用场景中,而非僵化的功能。

与徐石交流的最后,懂懂笔记想到了有一本书叫《重新定义公司:谷歌是怎样运营的》。这本书颠覆了我们以前对公司的认知。以前一家公司是以管理为主线,个人要服务于组织,服务从于流程。而现在一家公司如果要在变化的环境中胜出,要抛弃管理思维,以赋能为主线,组织赋能于个人,让个人的价值更大化,最终成就高效的组织。

协同软件发展到今天,也正是发生了这样本质的变化。

新闻标签: 


业务咨询 咨询热线0755-82132016

扫一扫立即体验